回到主页

快手、抖音、淘宝直播,怎么挑选适合你的卖货平台?

2019年,直播带货异军突起。一支话筒、一台电脑、一个摄像头,就可以开始直播。主播除了可以通过直播吸引粉丝打赏以外,也可以进行直播带货,如薇娅、李佳琦这样的头部主播,他们的年收入可以达到2亿以上。

这也吸引得越来越多的玩家进入到这条赛道中来。

如今,“直播带货”已成为新的增长点。

而在“直播带货”的经营模式日渐兴起的背后,是线下流量逐渐走向衰颓,在成为2019年最受人瞩目的行业后,用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直播带货满地开”来形容它的发展态势一点都不为过。

2020年开年遭遇的疫情事件,让绝大多数线下企业处于停摆状态,而在2019年就迅猛发展的直播带货,在疫情期间,不仅没有停摆,反而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。

不少传统品牌开始涌入直播带货,如林清轩等,在传统品牌自救的同时,不少微商也在极力探索着,微商进入直播带货领域的可能性。

最近,关于直播带货的探讨很多,但今天我们想聊聊,快手、抖音、淘宝直播,哪个更适合微商带货?

淘宝直播

毫无疑问,直播带货的发源地是淘宝直播,虽然它在初期并不是一个独立的app,而是作为淘宝内部的一个功能上线,用户常常会忽略掉它。

淘宝直播在2016年开通,初期流量的积累很慢,直到2017年底也仅有几百万DAU,成交量也不大。但从2018年3月起,淘宝直播的流量、GMV双双呈现井喷状,DAU很快突破千万。

这点还得归功于快手直播的兴起,让淘宝直播入口从手淘的第四屏移到了第一屏,这直接使淘宝直播大大增加了曝光量。

虽然薇娅、李佳琦现在在淘宝直播做得风生水起,让不少人眼红,但需要看到的一点是——显然淘宝对于主播的扶持是秉着均衡的原则,毕竟直播对他们来说只能算是个配菜,归根结底最终是为店铺服务的。

阿里始终在严控直播的总盘子,不能随意滥用直播。所以它的审核机制非常严格,对商家资质、商品、地理位置都有要求。在开播之前,至少还需要审核一周——不仅要审核带的货,还要审核你的直播方案。

虽然从淘宝直播的主流用户画像来看,与微商的用户存在部分重叠——三四线城市有一定消费能力的女性,一般是学生党和白领。这类人有足够的休息时间,例如在李佳琦的直播间里,经常就会有人表示需要早睡第二天要上班,他们往往是下班后往沙发上一躺,吃着零食刷着直播就把东西给买了。

但对于微商来说,微商还需要切入五线及以下城市,下沉市场是微商发展的重要阵地。

而在淘宝直播已经非常成熟的情况下,现下个人及小型公司来说,都很难有大的发展空间,很难获取自己的流量。

淘宝直播目前的门槛也非常高,要求皇冠店铺且2万以上粉丝基础。

所以,淘宝直播虽好,但终究是为淘宝店铺服务的,对于需要引流到微信上来的微商来说,并不是适配度最高的方式。

快手直播

众所周知,论带货界的前辈,快手必须要拥有姓名。从2017年开始直播的快手,从一开始走的就是“打赏+直播”两条腿走,虽然起步比淘宝晚,但起来的速度却比淘宝还快。

快手直播就和大众对于快手本身的印象一样——简单粗暴。从前的快手基本上没有MCN机构的参与,基本保持原生态,也正是在没什么真正的审核机制的情况下,快手涌现了一大批大小网红。

尽管有不少人嘲笑它土、非主流,但也不影响它聚集了很大的盘子,并出了一大批爆款商品和垂直主播。

我们都知道,快手主打的是下沉市场,快手直播亦然。从这一点上来说,快手直播与微商是高度契合的。包括无线城市在内,乡镇乃至农村,都是快手和微商的主要阵地。

而快手直播的主要成交场所有四个:1、淘宝;2、魔筷、有赞等去中心化电商平台;3、快手自营商品;4、拼多多。

毕竟对于快手来说,电商业务并不是它最擅长的,没有电商运营经验也缺乏基础设施,拥有了流量之后如何变现,大部分还是得依托于外部平台。

但对于想要做直播创业的人群来说,快手是一个绝佳的场所——平台管控相对较少,用户基数足够大,卖货短平快。最重要的是,快手并不忌讳主播把流量“私有化”,甚至可以导向自己的微信、微博。

不过快手直播卖货大部分走的都是垂直路线,微商想要去快手进行卖货的话,恐怕还得先从培养粉丝量做起,快速地积累粉丝后,才能开始卖货变现。

而快手直播的主要成交场所有四个:1、淘宝;2、魔筷、有赞等去中心化电商平台;3、快手自营商品;4、拼多多。

抖音直播

抖音算是直播领域较晚涉足卖货的。毕竟对于头条戏来说,没做过电商,没有电商基因,也不熟悉电商的导流机制,在数据、运营方面还需要进行摸索。

且直到今天,抖音带货还是需要跳转到淘宝、天猫,只有极少数是自有商品。

相对于快手的简单粗暴而言,抖音的审核机制较为严格。

据了解,2020年的抖音正在打击亮点:

1、黑产,即很多抖音都没有人影,而是ppt图片或者一双手加一段音乐,这种号很有可能就是一个机构批量做的账号,这种在行业内叫做不露脸的号,是抖音重点打击的,因为它生产的是大量垃圾的内容。

2、淘客集中刷量,比如去年出现大量抖音239的产品,再给你200元的券,39就能买到。但实际上这个东西本身在淘宝上就只需要三四十块。这样会让用户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。所以抖音正在大力打击。

从用户上来说,不同于快手的下沉市场,抖音一直以来就将用户画像定位为都市年轻时尚的年轻人,但对一二线城市的年轻人来说,他们可以接触到的事物更广泛,抖音直播可以说是适合又不适合的带货方式。

从用户层面来说,抖音具有大批量女性用户,女性比男性更容易成交且购买频次高,而且直播的方式能够与用户进行互动,从而促进用户进行消费。但大城市的年轻人消费选择太多,让他们心动产生购物行为是十分困难的

且目前抖音正在向10年前的天猫学习筛选品牌,即如果品牌调性、知名度、销量不行,在抖音上很有可能无法再进行链接。

在抖音官方的管控下,也是严打“微商”二字,更是难以让用户成为私域流量,且目前抖音的头部主播已具规模,微商想要在其中杀出一条血路,可能性非常低。

在疫情的冲击下,各行各业人人自危,但近乎奇迹般的,直播是相对影响最小的行业,尤其在国外疫情还在持续发展的今天,外贸也受到巨大的冲击,在万物衰颓的情况下,却近乎展现出了逆势发展的态势。

早有人称2020年将会是微商复苏的元年,而直播也是越来越多的人想要进军的领域。

所有文章
×

还剩一步!

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。 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,完成订阅。

好的